中国庆元网 梦里留香-庆元网
 您当前的位置 : 庆元网  >  澳门ag娱乐平台  >  散文随笔  正文
梦里留香
2020年07月17日 10:34  来源:庆元网  作者:胡燕姿 

  故乡不在旧地,在回忆。

  我出生在一个名叫留香的小山村。而今她已不复存在。

  2006年台风“桑美”过后,一片狼藉满目疮痍。很快,政府有了政策多数人被安置在庆元城郊。当时苦于我和妹妹都在上学的经济况景,双亲没敢报名。直到后来迫于生计,母亲背上行囊外出谋生,从此再没回过。

  2017年随着堂奶奶一家的最后搬离,留香着实成了荒村。往后,荒村合并邻近三个村庄统称“留芳桥村”。至此,“留香”成为过去式。

  梦中总出现在留香盖起新房快乐生活的光景。事实相反,如今连那断壁残垣的老屋都已拆得连渣不剩。人去楼拆,独留村口几棵百年柳杉苦苦坚守。

  留香,生命最开始的地方,许是内心深处早已认定了的精神家园。出走万里,归来仍是留香人。若有委屈,泪水寄向留香流。试图找寻精神出口,努力复盘曾经的存在。

  留香实在小得可怜,火柴盒般大小,常住人口一两百。了无外人踏入,你可说她“世外桃源”,也可叫她“穷乡僻壤”。我一度以为这是世界尽头,抑或这就是整个世界。直到父亲带我爬到高高的山顶,我眺望到了另一个村庄,才知这只是我的世界。外面是什么样子?我努力踮起脚来……

  忆留香,最忆是伯母一家。

  儿时,最常去的是伯母家。母亲与伯母情投意合,一起砍柴,一起种地,一起去赶集,事事绑定在一起。母亲爱去伯母家吃“菜糖茶”,我也紧跟其后。伯母家堂屋不大,但干净整洁。伯母善解人意,伤心时最能安慰我的,是伯母。家中还有亲爱的秋姐姐、红姐姐。重复着母辈的绑定,我们一起上学,一起玩耍,一起企盼美好明天。村中多数小孩都做农活,唯有我和姐姐在家“偷懒”,徜徉于字里行间,领略着别处的天地。

  而今,伯母一家定居杭州。生活交集少了,多数是电话联系着两头,再也回不去的是曾经的朝夕相伴。可那浓浓的情意依然氤氲在心头。犹记几年前到杭州探亲,伯父紧紧牵着我的手到他的菜园里走了一走。那手心的温度至今难以忘怀,记忆的晕光照在眼眶,也打在心上,动容。

  忆留香,还忆她的美食。

  味蕾深处是故乡,这是从心底长出来的情结,并在岁月里历久弥新。最爱吃的是母亲做的瘦肉羹。将猪肉切成小块拌上姜丁蒜末,和着番薯粉再加点黄酒,肉羹就这样在灶上咕咕地冒着泡,香味逼人。我和妹妹趴在灶台前迫不及待吃起来,连碗底的些许残羹也不曾放过,舔得干干净净……美味的还有石膏豆腐、灰碱年糕、千层糕、鼠麴粿。这些大多仅逢年过节才有,或是为迎客送客特地而做。

  印象最深的是互赠吃食。每逢邻家做好吃的,总会互送一碗。若是做馃品,还会互相帮忙。说帮忙自然想到大家一起扎香菇袋。主家总会煮上香喷喷的面食来招待。小孩子为吃上一碗,也随大人来帮忙。

  忆留香,再忆是儿时的伙伴。

  铺开童年的画卷,瞧!小伙伴们聚在一起,一声呼唤便追起了“革命”。你追我赶,不亦乐乎。嬉戏中忘却时间,忘却大人的叮嘱,迟迟不愿归家。这样的场景还有很多,一同玩石子、一同开“飞机”、一同跳绳……

  梦中也常常惦念小伙伴。一起打闹追逐的星哥、一起拔猪草挖野菜的小芳,一起摘野果捡香榧的阿萍,手把手教我写字的涛,说好长大后带我“逛世界”的君……我亲爱的发小们,你们现在又在何方,过得可曾好?联系渐少,唯有梦中相见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程轨迹,生活碾出的印痕深深浅浅。离开留香后,或许再无交点,我只是在心底默默想念着你们,只愿各自安好,幸福美满。

  梦中的留香啊,她像极了一位慈爱的母亲,永远守候着每一位乡人的归来。村口,大柳杉树依旧翠绿苍劲,她宽阔的胸怀永远向着你我敞开!

(编辑:徐琛) 
©澳门ag娱乐平台网
主办: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协办:庆元网